事后悄然离开

2021-05-08 02:57

在老何居住的出租屋里,室友兼老乡魏先生对他救人的事也感到“不可思议”:“他回来一句都没提,我还纳闷他的衣服咋会湿了呢?”

危急时刻,一位路过的黑衣人及时伸出援手,救出了老太太,事后悄然离开。

旁边的工友听说了这件事,一起叫嚷:“老何,救人这么大的事,你都不吭一声,做无名英雄哩?别啥都憋着,这是好事,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。”

老何原本就有腰疼的毛病,这下被冷水一浸,腰又有点疼了。“老太太很倔,我把她拉出来后,她还挣扎着要往里跳。她穿的棉衣湿透了,重得很,我用了老鼻子的劲儿,才把她拉到岸边。”

1月10日上午,几经周折,河南商报记者在西三环与化工路交叉口的一处工地上,找到了那位见义勇为的“黑衣人”——来自周口淮阳的何庆敏。

为了寻找老何,真是费了一番功夫,甚至在他的身边转了好几圈都没“锁定”。用老魏的话说,把他扔人堆里都找不到。

在工友七嘴八舌的“批评”声中,老何只是蹲在一边,搓着手嘿嘿笑。当他站起身来,记者竟然有点“怀疑”:救人的真的会是他吗?

在工友看来,老何总是有些木讷:“只干活儿,不说恁多话。”有时候,老何的老乡会替他发愁:“等零活儿的人很多,他从来不去抢,有时候还让给人家。对俺这些人来说,一天没活儿干,就一天没饭吃。”

老魏后来问过他一个很“现实”的问题,“你不怕她家人讹你吗?”老何停了好久,又是简短的一句话,“人哪有那么坏?!”对他来说,善念,是做任何事的唯一准则。

“你的命不是命?”老魏说,“要是你爹知道了,非打断你的腿不可,你家可是三代单传啊!”

老何身上,黑色的粗布衣上满是泥浆和石灰,鞋子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;他身材瘦小,个头儿1.6米多,把老太太从湖里救出来,他得使多大的劲儿?

老何今年47岁,来郑州打工已有14个年头。问及当天救人一事,老何显得有些拘谨,说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,又没啥,就这吧,我还得等活儿哩。”

在找寻他的时候,我一直在想,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能在寒冷的冬天不顾自身的安危,跳入水中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。

老何、老魏和另一个老乡住在一个单间内,除了三张床,就剩承重墙了,床头地上堆着还没干透的衣服,“鞋还在他脚上穿着呢,就一双稍微暖和的鞋。”

说话间,老何不断咳嗽,“有点儿感冒了。”老魏扔给他一件外罩,“那么冷的天在水里泡一家伙,你不感冒才怪哩。”老何又是嘿嘿一笑,“谁见了都会救的,咋说也是一条命啊!”

老何心里,也藏着一个愿望:希望能存点钱,买个电动三轮车收废品,“比在桥下等活强。”

见到之后,他的普通让我觉得亲切,这不就是我们身边最朴实的人吗?忍耐、勤恳、努力,没有怨天尤人,没有豪言壮语,危急时刻总能迸发极大的能量,给人以帮助、温暖。

原来,老何的父母已经70多岁,在老家种着几亩地。农忙时,老何就回去收庄稼,得空就到郑州打零工。

在他看来,救人于危难是理所当然的事,讨论“扶不扶与救不救”没有任何意义,一切斤斤计较、荣誉得失,都显得空洞苍白。